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健康管理 >

全科團隊干預模式對社區糖尿病患者管理的影響

【】2015-07-24 點擊次數
張毅欽 鐘智強 黎澤宇 金 寧 列茹良 曾金樓 單泳翠 戴濟平:廣州市越秀區黃花崗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廣東廣州 510095

全科團隊干預模式對社區糖尿病患者管理的影響


張毅欽 鐘智強 黎澤宇 金 寧 列茹良 曾金樓 單泳翠 戴濟平
THE EFFECT OF MANAGEMENT FOR PATIENTS WITH DIABETES MELLITUS IN COMMUNITY BY GENEREL TEAM INTERVENTION MODE
ZHANG Yiqin, ZHONG Zhiqiang, LI Zeyu, et al 


  【摘 要】 目的 探討社區糖尿病患者在社區全科團隊模式下采用健康管理進行干預的效果。方法 選取黃花崗社區確診并居家治療、生活能基本自理的糖尿病患者127例,隨機分為干預組61例(全科團隊服務模式組)和對照組66例(傳統糖尿病社區管理模式組)。對象入組觀察六個月后,使用SF36生活質量評價量表(Medical Outcome Short-form 36 Item Health Survey,SF36)、糖尿病控制狀況量表(Control Status Scale for Diabetics,CSSD70)和糖尿病特異性生命質量測定量表(Diabetes Quality of Life,A-DQOL)進行干預效果評估。結果 糖尿病控制狀況分析結果顯示干預組生活習慣、治療情況、生存技能、知識結構4個模塊得分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在生命質量評價方面,干預組患者的滿意度、影響程度、憂慮程度Ⅰ、憂慮程度Ⅱ得分均低于對照組,滿意度、影響程度得分兩組間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干預組生活質量、糖尿病控制狀況和生命質量均優于對照組。結論 全科團隊干預模式能提高糖尿病患者的綜合控制狀態和生命質量,為社區開展糖尿病規范化管理提供可操作性的經驗。
  【關鍵詞】 全科團隊模式,糖尿病,社區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health management intervention for diabetes patients in community by general team mode. Methods The 127 diabetes residents were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from the HuangHuaGang community based on existing medical records, and the 61 cases intervention group was cared by general team service mode and the 66 cases control group was cared by traditional community management mode. The effects of intervention were estimated using medical outcome short-form 36 item health survey(SF36), Control Status Scale for Diabetics (CSSD70) and Diabetes quality of life(A-DQOL) after six months. Results The four modules score of living habits, treatment, survival skills and the knowledge structure were higher i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than the control group,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1). In terms of life quality assessment, the score of patients' satisfaction, influence degree, the degree of anxiety Ⅰ and degree of anxiety Ⅱ were lower in the intervention group tha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score differences of satisfaction, influence degre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1). The quality of life and diabetes control condition and life quality were better in intervention group than control group. Conclusion General team intervention model can improve the comprehensive control status of diabetes and quality of life, and provide the operational experience for diabetes standardization management in the community. 
     【Key words】  General team mode, Diabetes mellitus, Community
     【Author′s address】 Guangzhou yuexiu Huang Huagang street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s, Guangzhou, 510095, China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6.061

  隨著糖尿病患者的不斷增加,因傳統的糖尿病治療護理有其局限性,使糖尿病的防治工作成為社區慢性病管理工作的重要任務,重點在于建立社區糖尿病綜合管理模式。而在我國現行醫療模式下,糖尿病患者長期在內科或內分泌科就診,專業分割式的管理和治療往往不能提供有效的綜合服務,導致患者不能堅持服藥、依從性差、自我保健技能差。因此,迫切需要開展依托社區的有效防治管理模式。全科服務團隊是由全科醫師、公衛醫師、社區護士等組成的醫療隊伍,面向社區人群提供醫療衛生服務[1]。每支團隊形成專線專責人員“條”管理,全科團隊“塊”服務,團隊醫護人員對區域內所轄的糖尿病患者進行規范化治療、健康教育和管理。我中心通過社區全科服務團隊的服務模式,利用社區衛生服務資源,對糖尿病患者進行系統管理、心理疏導和營養指導。筆者就2013年1月~2014年9月對黃花崗社區糖尿病患者進行社區全科團隊模式干預的效果進行探討,現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情況
     采用非隨機病例對照試驗的方法進行研究。從2013年1月開始到2014年9月,選取黃花崗街道兩個居委社區居民中已經確診并居家治療、生活能夠自理的糖尿病患者61例作為干預組,其中男28例,女33例。年齡40~72歲,平均年齡(59.8±5.1)歲,用全科團隊服務模式進行干預。另外在門診選取確診并居家治療6個月以上、生活能夠自理的糖尿病患者66例作為對照組,其中男31例,女35例。年齡43~75歲,平均年齡(60.1±5.0)歲,把兩組人群在年齡、性別構成方面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1.2 方法
     干預組病例入組觀察六個月后,使用SF36生活質量評價量表[2]、糖尿病控制狀況量表(Control Status Scale for Diabetics,CSSD70)[3]和糖尿病特異性生命質量測定量表(Diabetes quality of Life,A-DQOL)[4]進行干預效果評估。對照組在門診傳統連續治療6個月也使用以上三個表進行評估。
1.2.1 SF36生活質量評價量表 從生理機能、生理職能、軀體疼痛、一般健康狀況、精力、社會功能、情感職能以及精神健康等8個維度全面概括了被調查者的生活質量。
1.2.2 CSSD70糖尿病控制狀況量表 通過糖尿病及并發癥認知、生活習慣、治療情況、生存技能、治療目標、知識結構6個方面評價糖尿病患者綜合控制狀態。計分方法:按照5點量表設計原理,每一題給予5種不同程度的表述作為答案,由0分到2分,間隔為0.5分,凡最不利于糖尿病控制的答案給0分,最有利的給2分,中間依次類推,累加各測評題的得分獲得各模塊的得分,各模塊得分的總和為CSSSD70測評總分,分數越高意味著糖尿病患者綜合控制狀態越佳。
1.2.3 A-DQOL糖尿病特異性生命質量測定量表 對觀察后兩組生命質量進行評價。通過患者的滿意度、影響程度、憂慮程度Ⅰ和憂慮程度Ⅱ 4個維度評分對觀察后研究對象生命質量進行評估。共有46個條目,每個條目分1~5級評分,評分越高,表示生命質量越差。
1.3 服務模式
1.3.1 干預組 采用以全科服務團隊的運行模式為患者進行監控,在教育、藥物、監測血糖、運動及飲食等門診隨診的傳統干預手段的基礎上進行社區全科醫護團隊多元化、系統化綜合干預。①由公衛醫師準備患者背景資料,交由全科醫生分析并制定綜合治療措施并根據隨訪結果進行調整。②公衛醫師根據該社區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進行建檔,并在0和1個月份進行健康教育。③全科護士落實具體的干預措施,包括心理、生理、行為等,從生活習慣到護理技巧,在0、1個月、2個月、3個月、4個月、5個月進行訪談,其中頭兩次為面談。
1.3.2 對照組 進行常規的門診診療活動,通過教育、藥物、監測血糖、運動及飲食等門診隨診的傳統干預手段,按照一般傳統的宣教進行監控。
1.3.3 評估時間 在入組第6個月進行評估。
1.4 統計學分析
     使用SPSS 13.0統計軟件對數據進行分析統計,組間比較采用t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生活質量評價
     通過SF36生活質量評價量表調查問卷對兩組對象觀察后生活質量進行多維評價,結果見表1。干預組生理機能、生理職能、軀體疼痛、一般健康狀況、精力、社會功能、情感職能以及精神健康8項得分均高于對照組,但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

表1 干預組與對照組觀察后生存質量比較

(±s)

維度 對照組(n=66) 干預組(n=61) t p
生理機能 70.3±25.1 74.5±17.1 -0.633 0.530
生理職能 67.3±37.3 76.3±22.8 -0.777 0.447
軀體疼痛 65.6±22.6 74.8±17.1 -1.455 0.154
一般健康狀況 47.0±16.9 48.8±13.3 -0.374 0.711
精力 57.4±15.0 62.4±10.4 -1.213 0.234
社會功能 80.3±25.8 84.5±16.3 -0.618 0.542
情感職能 68.8±31.0 83.3±25.4 -1.555 0.129
精神健康 64.4±17.9 68.6±13.4 -0.836 0.409
總分 488.8±186.3 562.0±122.6 -1.450 0.157

2.2 糖尿病控制狀況分析
     兩組觀察后采用CSSD70糖尿病控制狀況量表調查問卷評價糖尿病患者綜合控制狀態。結果可見:干預組糖尿病及并發癥認知、生活習慣、治療情況、生存技能、治療目標、知識結構6個模塊得分均高于對照組,只有生活習慣、治療情況、生存技能、知識結構4個模塊得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兩組總得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見表2。

表2 干預組及對照組CSSD70糖尿病控制狀況得分比較

(±s)

組 別 n 糖尿病及并發癥 生活習慣 治療情況 生存技能 治療目標 知識結構 總分
對照組 66 13.0±5.3 15.6±3.5 10.1±2.8 13.2±4.1 11.1±2.9 9.8±2.7 72.6±15.7
干預組 61 14.4±2.9 21.6±2.3 12.2±2.2 22.6±3.2 11.5±1.8 18.5±3.2 100.7±9.9
t   -0.997 -6.505 -2.702 -8.204 -0.614 -9.235 -6.672
p   0.328 0.000 0.010 0.000 0.544 0.000 0.000

2.3 生命質量評價
     干預組患者的滿意度、影響程度、憂慮程度Ⅰ、憂慮程度Ⅱ得分均低于對照組,滿意度、影響程度得分和總得分兩組間差異

有統計學意義(p≤0.01),憂慮程度Ⅰ和憂慮程度Ⅱ得分兩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3。

表3 干預組及對照組A-DQOL糖尿病特異性生命質量測定量表得分評估比較

(±s)

組 別 n 滿意度 影響程度 憂慮程度Ⅰ 憂慮程度Ⅱ 總分
對照組 66 47.7±7.4 59.9±11.6 15.3±7.3 12.1±4.4 135.0±28.3
干預組 61 36.5±4.2 49.6±7.2 12.1±3.5 10.2±2.7 108.4±13.4
t   5.799 3.352 1.720 1.584 3.730
p   0.000 0.002 0.098 0.124 0.001

3 討論
     最新調查顯示。中國糖尿病的總患病率為9.7%,目前我國約有9 240萬成年人罹患糖尿病[5]。糖尿病已嚴重威脅我國人民群眾的健康、生活質量,高昂的醫療費用也給家庭和社會造成巨大的經濟負擔。從國內外經驗顯示,依托社區開展防治工作,是預防和控制慢性病的最有效選擇[6]。
     實踐證明,在相同的醫療條件下,通過健康教育可使糖尿病患者更為有效地控制代謝異常, 延緩并發癥的發生,提高患者對治療的依從性[7],降低住院率和醫療費用,提高生活質量[8]。近年來,全科團隊服務模式在社區中逐步被推廣,并取得較好的效果[9-10]。廣州市越秀區黃花崗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目前承擔著黃花崗街街道所屬的15個居委會,9.98萬余名社區居民的醫療、預防、保健、康復、健康教育、計劃生育技術指導“六位一體”的工作。于2010年10月開始實行全科服務團隊的運行模式,糖尿病患者經過6個月的對比觀察,發現干預組生存質量8個維度得分均高于對照組,說明經過全科團隊干預模式管理,糖尿病患者的生存質量有所提高。在糖尿病控制狀況結果可見,干預組糖尿病及并發癥認知、生活習慣、治療情況、生存技能、治療目標、知識結構6個模塊得分均高于對照組,且生活習慣、治療情況、生存技能、知識結構4個模塊得分及總得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說明,采用全科團隊服務模式進行干預管理的糖尿病患者的糖尿病控制狀況優于傳統糖尿病社區管理模式。在生活質量評價上,兩組間的滿意度、影響程度得分和總得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全科團隊服務模式的滿意度、影響程度高于傳統糖尿病社區管理模式。憂慮程度Ⅰ和憂慮程度Ⅱ得分兩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初步考慮患者對糖尿病常識從了解不多到了解后對病癥及并發癥產生了壓力,這也可能與全科團隊干預過程中對心理疏導不夠到位有關,有待進一步研究。
     當前,影響全科團隊服務模式運行效果的一個重要因素在于社區醫護人員的知識水平和執行能力。周瑩霞等[11]研究顯示,盡管社區醫護人員接受過《指南》培訓,但關于指南相關知識的總體正確知曉率卻依然很低,這將影響社區糖尿病患者的防治工作開展。因此,迫切需要加強對社區醫護人員進行培訓,提高社區醫護人員認識水平和執行能力,對于提高居民的生存質量和生活質量有著重要的意義。
     綜上所述,通過教育、藥物、監測血糖、運動及飲食等門診隨診的傳統干預手段的基礎上,采取全科團隊干預模式能推動糖尿病患者防治能力、防治意識、防治知識等不同程度的提高,能提高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水平和生活質量,獲得了較為明顯的效果,全科團隊干預模式為社區開展糖尿病規范化管理提供可操作性的經驗,具有很好的推廣意義。同時,推廣全科團隊干預管理模式時,應加強對社區醫護人員的培訓。

參考文獻
[1] 關 靜,王 虹,李 靜,等.全國社區衛生服務現狀調查——我國社區衛生服務站管理體制與運行機制現狀及地區間比較[J].中國全科醫學,2005,8(17):1393-1396.
[2] 方積乾.生存質量測定方法及應用[M].北京:北京醫科大學出版社,2000:263-267.
[3] 趙列賓,陳欽達,周瑩霞,等.2型糖尿病控制狀況評價量表的應用[J].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2004,20(4):318-322.
[4] 丁元林,倪宗瓚,張菊英,等. 修訂的糖尿病生命質量量表(A-DQOL)信度與效度初探[J]. 中國慢性病預防與控制,2000,8(4):160-161. 
[5] YANGWY,LU JM,WENG JP,et al.Prevalence of diabetes amongmen and womenin China[J]. N Engl JMed,2010,362:1090-1101.
[6]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Ies-2010[J]. Diabetes Care,2010,33(Suppl 1):11-61.
[7] 葉小英.集體健康宣教對糖尿病患者遵醫行為的影響[J].國際醫藥衛生導報,2013,19(5):713-715.
[8] 張愛芳.社區護理干預對糖尿病患者遵醫行為的影響[J].實用臨床醫藥雜志(護理版),2008,4(1):47-48,50.
[9] 鄭紅梅,王素萍.太原市社區衛生服務站全科醫生糖尿病防治水平的干預效果分析[J]. 中國藥物與臨床,2012,12(6):751-753.
[10] 李元香,鐘茂帆,蘇 娟.社區2型糖尿病個體化家庭護理干預方法探討[J].中國初級衛生保健,2012,26(5):95-96. 
[11] 周瑩霞,趙列賓,陸 駱,等.上海市各級醫護人員對《中國糖尿病防治指南》知曉現狀的抽查及分析[J].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2011(8):636-638.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優質高效低耗管理在升華

優質高效低耗管理在升華

優質高效低耗管理在升華 訪清遠市人民醫院周海波院長 梁若檉 馮濂波 陳星偉 林春艷......

保健醫療雙翼并舉 老“三甲”煥發新活力

保健醫療雙翼并舉 老“三甲

保健醫療雙翼并舉 老三甲煥發新活力 訪珠海市婦幼保健院呂簡承院長 本刊記者 林春艷......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大发三分彩-欢迎您